<address id="9jfv9"></address>

    <address id="9jfv9"></address>

              <noframes id="9jfv9">
              <address id="9jfv9"><address id="9jfv9"><listing id="9jfv9"></listing></address></address><form id="9jfv9"></form>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藏文化 >> 浏览文章

              南山

              甘孜日报    2020年12月15日

                 ◎高亚平

                 小芳把她的发现,悄悄地对桂姐说了。桂姐吃了一惊,她一时也没有了主意,忙问小芳咋办。小芳说,得赶快给狗蛋打个电话,让狗蛋和常宁路派出所民警通通气,通知警察来认一认。桂姐说,就照你说的办。小芳就走到店外,偷偷给狗蛋打了一个电话,并说了她的发现。然后,急忙回到店里。男子已有些生气,说:“咋磨磨唧唧的,走了这么长时间?”

                 “东西用完了,向老板要东西去了。”小芳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安全套。男子这才有了笑脸,并伸手把小芳拉到了他的身边,小芳也就趁势倒进了男子的怀里。

                 男子开始一层一层地解开小芳的衣服。小芳也假装很听话的样子,任其解脱。男子的出气明显的变粗,他脱光了小芳的衣服,又三下五除二地脱光自己的衣服,正在尽力撕开安全套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一阵乱,就听老板桂姐尖声喊道:“警察同志,我们这里可是正规生意呀,你们不能进!”

                 听到桂姐的喊声,男子惶急,急忙抱了衣服,寻找藏身之地。但已经晚了,民警说话间已冲进了小包间,男子和小芳被抓了个正着。

              男子、小芳和桂姐因涉嫌卖淫嫖娼被警察带回了常宁路派出所。在坐警车前往派出所的路上,小芳低着头偷看了一眼,抓他们的是民警王建军、赵跃进和张明等人,狗蛋没有来。小芳有些狐疑:狗蛋人呢?

                 小芳的疑问很快得到了解答,狗蛋在常宁路派出所里。一到所里,她就看见了狗蛋。狗蛋下身穿了一条牛仔裤,上身穿了一件大红T恤,光堂鲜亮,打扮的像一个瓜女婿似的站在那里,见了她,脸绷着,不说也不笑。

                 民警把男子带进审讯室后,王建军才走出来,握住桂姐的手,客气地说:“这次真是谢谢你们了!”之后,把她们送出了派出所。

                 王建军让狗蛋对被抓回来的男子进行了辨认,狗蛋仔细地看了看,说:“没错,就是他!9月3日早晨8点,我在清禅寺街见到的那个扔手机的人就是他。”

                 听说抓获了“9·3”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正在分局开会的何远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局长杜平。杜平指示,由何远和张雷负责,组织精干警力,立即审讯。按照局长的要求,何远、张雷马上从会场离开,开车奔向常宁路派出所。

                 审讯是在晚饭后进行的。何远和张雷也一同参与了对瘦高个儿的审讯。但审讯工作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

                 瘦高个儿自称是福建人,叫刘鸣放,今年38岁,在南山市做茶叶生意,他的店铺在鼓楼下,目前暂住在东池头村。他很坦率,承认自己喜欢女色,好这一口。也承认自己和王翠花早就认识,案发那晚是他把王翠花叫出来的,但他坚决否认杀害了王翠花。

                 “你说你没有杀害王翠花,那好,请你把案发那天夜里的情况给我们复述一遍。你如果能证明你无罪,我们就信你!”何远说。

                 刘鸣放说:“我和我老婆感情不好,这也就是我经常出来寻花问柳的原因。其实,我老婆现在也在南山市,就在我们的租住屋里,还有我八岁的儿子。我们外出做生意的,经常要招呼朋友,尤其是一些重要的客户。这年月,如何招待呢?无非是吃饭、唱歌、洗浴、打牌。我和王翠花就是两年前在一次唱歌时认识的,我们认识时,她还不在锦瑟夜总会坐台,而是在开发区一家名叫云中的夜总会坐台。我那天和几个老乡吃完饭后,因为喝了不少酒,突然想去唱歌。心想着,吼一吼,也许会把酒吼出来的,这样,就去了云中夜总会。到了云中以后,我们要了一个包间,又点了两打啤酒和一些小吃,就开唱了。这时,领班走过来,问我们还要不要陪侍小姐,我就说那你给我们一人找一个吧。我们也不挑了,就麻烦你替我们挑吧,但有一个原则,要长得靓的。领班出去了,不一会儿领来了四位小姐,每人跟前坐了一位。你甭说,云中的小姐还真漂亮。安排陪侍我的名叫王翠花,我一下子就看上了。一晚上歌唱下来,我们已经熟络的好像是已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了。当晚,我和她约好,等她下班后,就将她带到了一家宾馆,开房和她发生了关系。直到第二天,我才打车把她送回了她的租住地。分手时,我们互留了电话。从此以后,我们就来往上了,只要一有空,我就约她出来聚会。她也很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们仿佛成了情人一样。出事那天晚上,我确实约了她,房子也是我提前开的,用的是一个假身份证。我让她在锦瑟夜总会下班后,直接打车赶过来。她赶过来了。我们那晚也发生了关系。但大约次日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老婆不断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谎称和朋友打牌,说一会儿就回来了。但我老婆不依不饶,又说孩子病了,再不回来,她就打车来找我。我没有办法,只得安慰王翠花,叫她先一个人睡觉,我答应第二天一早就来陪她。好说歹说,王翠花才放我走了。没想到,第二天早晨7点多,我到君再来宾馆后,开门一看,发现王翠花已经死在了床上。我吓坏了,连忙提了自己的包,逃出了酒店。”

                 (未完待续)

            1. 上一篇:人生有梦书相伴
            2. 下一篇:我和甘孜的广电事业

            3. 本文地址: http://www.yh-xd.cn/html/wh/kcwh/66887.html
            4.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