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
<cite id="79bz5"></cite>
<ins id="79bz5"></ins>
<cite id="79bz5"></cite>
<var id="79bz5"></var>
<var id="79bz5"><span id="79bz5"></span></var>
<var id="79bz5"></var>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奪橋團長黃開湘的故事

甘孜日報    2021年05月28日

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碑公園。

紅軍飛奪瀘定橋實景劇劇照。

◎王永模 王軍 代瑩 王雅霏 收集整理

紅軍飛奪瀘定橋,突破天險臘子口是紅軍長征史上的著名戰役,22勇士的故事代代相傳,為詳細了解參加戰役的紅四團團長黃開湘的英雄事績,2019年11月16日,我們在奪橋勇士李友林之子李理的幫助聯系下,專程前往江西省弋陽縣漆工鎮黃家村,對黃開湘的親外孫邵愛福進行走訪,聽他講述他的外公黃開湘的革命英雄故事。

贛東北蘇區的“斧頭將軍”

黃開湘,1901年正月出生在江西省弋陽縣漆工鎮黃家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下有四個弟弟,兩個妹妹。因家中人多,少年時代便開始以做木匠箍桶為生。他的母親方尚香是弋陽漆工鎮湖塘村人,是方志敏的堂姑,因而他從小就認識方家幾兄弟。

1926年春,方志敏受中共江西省委的派遣回家鄉開展農民運動,黃開湘利用木匠的身份,走村串戶,協助方志敏在漆土、烈橋一帶近百個村子建立了秘密農協會。不久,他就由方志敏、黃鎮中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是贛東北地區早期的黨員之一。土地革命時期,他參加了轟轟烈烈的“年關大暴動”,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

1929年春,正是杜鵑花漫山紅遍的時節,從弋陽磨盤山走下六人,化妝成農民模樣,全是短衣打扮,手里提著扁擔、斧頭,看起來好像是上山砍樹的,他們走到弋陽、德興交界的白馬嶺,就被一小隊靖衛團圍住,一個手提駁殼槍的小頭目訊問:“干什么的?”走在前面的一位滿臉胡須的壯漢揚了揚手中的斧頭,說道:“上山開禁(弋陽話,指上山分位置,讓村民砍柴)的。”小頭目正準備讓其通行,突然團丁中一個人驚叫起來:“他就是方志……”“敏”字還沒說出口,說時遲,那時快,提斧頭的壯漢揚起斧頭在那團丁的脖子上橫劈一下,那個團丁哼也沒哼一聲,頓時就斃命了。靖衛團小頭目還沒回過神來,后腦殼就被硬邦邦的駁殼槍頂住了,只聽壯漢冷冰冰地說:“快命令他們放下武器,否則格殺勿論。”在小頭目的哀求聲中,團丁們只得把槍高高舉起。這個提斧頭的壯漢便是黃開湘,提駁殼槍的是吳先民,其他四人分別是方志敏、方遠輝、彭高、黃鎮中,他們是去出席德興縣第一屆工農兵代表大會的。德興縣第一屆工農兵代表大會在張家畈饒家祠堂召開,參加會議的代表有百余人,到會群眾有六百余人,會上選舉方遠輝為縣蘇區主席,黃開湘為縣蘇區軍委主席兼獨立營政委。到了5月,德興的革命形勢已成燎原之勢,縣紅軍獨立營在全縣赤衛大隊的配合下,攻克新營,并一鼓作氣占領德興縣城,實現了全縣一片紅。共和國開國海軍中將,原東海艦隊司令員,濟南軍區司令員饒守坤便是這個時候參加德興紅軍獨立營的。

1930年新年伊始,正當贛東北蘇區穩步發展之際,國民黨反動當局調集第18師戴岳部,并糾合當地8個縣的靖衛團,以磨盤山為主攻目標,采取長驅直入的策略,兵分六路向贛東北蘇區發起第五次局部圍剿。贛東北紅軍獨立團作戰失利,使敵人氣焰更加囂張,為解根據地之危,方志敏采用“圍魏救趙”的戰術,利用敵人壓向蘇區之后,后方空虛,命令贛東北紅軍獨立團跳出到外圍,把上饒縣圍得水泄不通。當晚,德興獨立營與紅軍獨立團里應外合,一舉攻占上饒,守城之敵倉皇出逃。雖只繳槍50余支,但對敵人影響很大,省城南昌也為之震動。

7月初,鋒芒直指景德鎮,景德鎮是中外聞名的瓷都,也是贛東北近代工業最集中的地方,擁有三萬多產業工人。由于軍閥連年混戰,加上天旱,近1/3產業工人失業,廣大農田也無水耕耘,階級矛盾顯得異常尖銳。國民黨駐軍調離景德鎮之后,僅留一個營的兵力守城。方志敏得知這一情報后,決定智取。7月4日,贛東北紅軍獨立團從弋陽芳家墩出發,行到樂平段家村后,全部換上國民黨保安團的旗幟,悄悄地向景德鎮逼近。6日凌晨抵達景德鎮城門,守城敵軍正準備讓這支隊伍進城時,沒想到紅軍隊伍中幾個俘虜兵突然大叫,敵軍趕快關城門。扮作敵團副的黃開湘迅速將一把斧頭插進兩扇城門之間的縫隙中,使門一下子不能關閉。周建屏馬上向門縫內投進幾個手榴彈。只聽轟轟幾聲,一些敵軍被炸死、炸傷,其余一哄而逃。紅軍迅速攻入景德鎮,睡夢中的敵人以為神兵天降,紛紛舉手投降。這一仗俘敵400余人,繳獲長短槍500余支,并繳獲黃金2000余兩,銀元50萬元,還吸收了一大批礦業、瓷業等產業工人加入紅軍隊伍。為后來創建紅十軍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7月21日,中國工農紅軍第十軍在樂平界首村馬家祠堂正式成立,推舉周建屏擔任軍長,黃開湘為參謀長并兼任八十二團政委。

1933年春,贛東北蘇區與中央蘇區連成一片,中央電令閩浙贛三省紅十軍赴中央蘇區參加第四次反“圍剿”斗爭。黃開湘匆匆告別母親和妻兒,與軍政委邵式平、軍長周建屏奔赴中央蘇區。贛東北蘇區這次帶給中央的禮物計黃金2000兩,銀元100多萬元,藥品40余箱,這確實給經濟極為困難的中央蘇區解決了燃眉之急。周恩來、王稼祥、朱德在接見紅十一軍(紅十軍赴中央蘇區時改編為紅十一軍)領導人時,夸獎贛東北蘇區為中央解決了大問題。因為箍桶匠出身的黃開湘作戰非常勇猛,在戰場喜歡用斧頭肉搏,他們還親切地戲稱黃開湘是程咬金式的“斧頭將軍”。朱德聽說黃開湘喜歡用斧頭肉搏,便把自己的手槍解下來送給黃開湘,說:“今后不用斧頭肉搏了,這支槍就送你了。”黃開湘看到這支烏黑锃亮的左輪手槍,確實喜歡,但不好意思接。朱德笑著說:“這槍不好嗎?是從張輝瓚手中繳獲的,德國貨。”看到朱老總如此慷慨,周恩來也笑著說:“你們給中央送來這么多黃金白銀,中央也沒有什么東西送你們。這樣吧,我這塊表送給你,給你這個斧頭將軍裝備裝備。”早在贛東北蘇區時,黃開湘聽說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人傳奇式的革命經歷,對他們極為仰慕。盡管他這次沒有見到毛澤東,但朱老總、周總政委的領袖風采和大將風范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久,黃開湘進入紅軍學校學習,畢業后被任命為紅七軍團十九師師長。

黃開湘當面大罵軍事顧問

1933年9月,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斗爭開始。為了加強對前線的物資供應,中央軍委成立了供給部,任命趙爾陸為部長,黃開湘為政委。在黃開湘的建議下,經中央軍委同意,在中央蘇區各縣區交通線上成立了各級兵站,這為過往部隊的食宿、傷病員轉移、軍糧的儲運提供了方便,又節約了大量的民工。

在李德的瞎指揮下,中央第五次反“圍剿”斗爭形勢越來越嚴峻,根據地日益縮小,黃開湘與李德的矛盾開始日益尖銳起來。

由于敵人的“圍剿”和包圍圈的縮小,又加緊了對紅軍和蘇區的封鎖,紅軍處于缺衣少食的困境之中。為了保證作戰部隊有足夠的戰斗力,中央軍委規定,在根據地經濟不富裕的情況下,盡量多給野戰部隊一些糧食,黨政機關工作的同志相應供給少些。按照當時的供給標準,機關工作人員每天只有0.8斤糧食,分為兩頓吃,不管飯量大小都一樣,菜沒有油,有時連鹽也沒有,吃久了確實難以下咽。為了變換口味,大家只得把青菜腌成酸菜用白水煮著吃。一次,李德在沙洲壩軍委機關開會,正值午飯時刻,他看到大家開水煮酸菜,就急忙離開軍委機關,趕回自己的住地吃洋面包去了。博古為了討好這位“洋顧問”,特意關照供給部負責李德的物資供應。紅軍在前方繳獲的高級罐頭、香煙、雪茄、洋面粉都要想方設法送到供給部。李德一天要抽去一鐵筒高級香煙或一大包雪茄,每天晚上都要吃夜宵。尤其令人氣憤的是,他一餐吃不完的飯菜就一倒了之,而當時紅軍戰士連飯都吃不飽。黃開湘作為高級軍官,他和戰士們一起吃、一起住,一起作戰。黃開湘對李德的所作所為憋了一肚子氣。有一次,李德又到供給部要牛肉、要罐頭,管理員向他解釋沒有這些罐頭,是否先領一些鮮雞蛋回去。不知是他聽不懂管理員的話,還是故意拿管理員出氣,又嘰哩呱啦地罵開了。這事被黃開湘撞上,氣得黃開湘大罵:“你這個絕三代的東西,少在我面前充爺老子。”(弋陽罵人的土話)

在中央蘇區,雖背后反對李德的人不少,但當面說他的人不多。尤其是黃開湘這一級的干部敢與他對罵,還真使李德品不出味來,氣得直罵:“公牛,好斗的公牛。”

時間一長,黃開湘看不慣李德的驕橫和霸道,一氣之下找到周恩來,要求上前線。1934年春,黃開湘終于如愿,軍委命令他接替譚政,任紅一軍團一師政委。他與師長李聚奎率部參加了廣昌保衛戰、石城阻擊戰,老營盤穿插戰等等。

接替耿飆任紅一軍團二師四團團長

1934年的10月,第五次反“圍剿”斗爭全面失利,中央紅軍進行戰略大轉移,開始二萬五千里長征。年底,湘江戰役紅軍損失大半,不得不縮編。黎平會議后,經周恩來提議,黃開湘接替耿飆,任紅一軍團二師四團團長,楊成武任政委。

遵義會議時,黃開湘和楊成武率紅四團在松坎警戒7天,擔負保衛中央在遵義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的任務,這是他參加革命以來最光榮,最感榮耀的一次。當他拿著軍團黨委拍來關于遵義會議精神的電報,立即迅速傳達到每個戰士,黃開湘說:“我們一直盼望著毛主席指揮的心愿實現了。”

在回師遵義的土城戰斗中,由于敵強我弱,我軍腹背受敵。為避其鋒芒,我軍主動后撤。紅四團奉命從前線陣地撤下來,突然又接到命令說:“朱總司令還沒有回來,要掩護朱總司令后撤。”黃開湘、楊成武急速帶領八十多名戰士沖上山坡堵住敵人,掩護朱總司令后撤。朱總司令風趣地說:“急什么?諸葛亮還擺過空城計呢。”土城戰斗是遵義會議后最大的一次戰斗,也是殲敵最多的一次。在這次戰斗中,黃開湘充分發揮了他的指揮才能,立了戰功,受到毛主席的表彰。

1935年3月,紅四團在掩護大部隊轉移后,又奉命作為先鋒團向曲靖、昆明方向進擊。這時,劉少奇、陳云等中央領導和八大姐(鄧穎超、蔡暢、賀子珍、康克清、劉英、劉群先、廖施光、楊厚增)也隨四團行動,紅四團不但肩負著紅軍長征的開路先鋒的任務,還要擔任重要保衛任務。

4 22勇士飛奪瀘定橋

1935年5月底,中央紅軍來到大渡河畔,蔣介石派部隊前堵后追,妄想使紅軍成為“石達開”第二。紅一師一團在楊得志的指揮下,不負眾望,17名勇士強渡大渡河成功,打開了北進的第一條通道。

毛澤東在安順場說,絕不讓石達開悲劇在紅軍身上重演。他召集朱德、周恩來、林彪及劉伯承、聶榮臻開會,決定改變原來計劃,奪取瀘定橋,然后從這里過河。

27日清晨,軍委直接電令黃、楊率四團從安順場出發,沿大渡河西岸,向瀘定橋奔襲,全程320里,須三天內趕到。去往瀘定橋的路全是山路,且崎嶇泥濘,有時還是絕壁開鑿出來的棧道。雖時值初夏,但這里寒氣逼人,山上白雪皚皚,銀光耀眼,山下河水湍急,吐著白浪,令人心驚目眩。老天偏偏又不作美,下起傾盆大雨。部隊剛走了60里,便與敵交上了火,這股敵人被消滅之后,前面又報告有一營的敵人,據守在山頭上。等把這兩股敵人都消滅時,時間已過去一天。

5月28日,紅四團于凌晨5點就從什月坪出發了。剛出發不久,黃開湘、楊成武就接到紅一軍團軍團長林彪傳的軍委命令:“軍委來電,限左路軍于明天奪取瀘定橋。你們要用最快的行軍速度和堅決機動的手段,去完成這一光榮偉大的任務。你們要在此次戰斗中突破過去奪取道州和五團奪鴨溪一天跑一百六十里的記錄。你們是火線上的英雄,紅軍中模范,相信你們一定能夠完成此一任務。我們準備祝賀你們的勝利。林、聶。”黃開湘從楊成武手中接過電報,嘆了口氣說:“這是個大難題,不是160里而是240里,這是黨中央和毛主席的命令,拼死也完成任務。”于是,全團上下邊動員邊行軍,動作神速勇猛的紅二師第四團,一晝夜走完240里,于5月29日清晨6點鐘,在中央軍委預定時間內趕到了瀘定橋。這時橋上的木板已被敵人拆走,只剩下孤零零的13根鐵索。對岸砌滿了防御工事,由敵三十八團把守。

黃開湘決定從二連挑選22個共產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組成突擊隊,由二連連長廖大珠擔任突擊隊長,劉金山任指導員。突擊隊每人配備短槍、手榴彈及馬刀。楊成武命令炊事員做一餐好飯,讓戰士們吃飽飯好打仗。

下午4時,總攻開始了,團長黃開湘站在西橋頭坐鎮指揮,他向突擊隊員們強調:“同志們,現在瀘定橋已成為數萬紅軍生命之橋,千萬紅軍的希望,就在你們身上,必須立即打過橋去,拿下瀘定城,刻不容緩。”然后,黃開湘向政委楊成武點了點頭,全團司號員一起吹響了沖鋒號,22名勇士冒著敵人猛烈的炮火,抓住鐵索,奮勇前行。軍號聲、槍炮聲、喊殺聲立即震撼山谷。在緊急關頭,王有才帶領第三連一邊鋪橋板一邊沖過去,黃團長和楊政委也率領大部隊迅速過橋沖進瀘定城,經過兩小時的激戰,終于將敵人消滅了一大半,殘敵的狼狽逃竄。黃昏之時,紅軍全部占領了瀘定城,牢固地控制瀘定橋。打開了中央紅軍千軍萬馬跨越天險大渡河的通道,為紅軍擺脫險境殺開了一條血路。

當天晚上12時,劉伯承和聶榮臻就已趕到,黃開湘和楊成武把他們帶到橋邊。劉伯承默默地站了一會兒,然后看著河面上輕輕搖動的鐵索橋說:“瀘定橋,瀘定橋!我們為你花了多少代價,費了多少心血!現在我們勝利了!我們終于勝利了!”聶榮臻也激動地說:“是啊,我們勝利了,這勝利是多么不容易啊!”

5月30日,毛澤東等抵達瀘定橋,他聽取了飛奪瀘定橋戰斗的情況報告,隨即又視察了作戰陣地,他高度贊揚了飛奪瀘定橋的英雄氣概。然后,對指戰員們說;“我們的行動已經證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工農紅軍不是太平軍,我和朱德也不是‘石達開第二’”。

四天后,中央軍委通報全軍,表揚了紅四團,并授予一面“開路先鋒”的獎旗,對突擊隊員和黃團長、楊政委都頒發了當時最好的獎品。

毛澤東在《長征》詩中,以“大渡橋橫鐵索寒”來贊嘆奪橋的驚險和悲壯。

踏上漫漫長征路

紅軍到了川北,糧食十分缺少,戰士中流傳著“七月里來川西北,清水蘆花吃的是青稞麥,艱苦奮斗為的是哪一個?為的是蘇維埃新中國”這首歌謠。黃開湘本是放牛娃出身,對野菜十分熟悉,一到駐地就帶戰士們采野菜,將僅有的一點糧食都留給了傷病員。

8月17日清早,紅四團正在開干部會,黃開湘與大家商量過草地事情,突然來了個通知,毛主席指示:“紅四團擔任先鋒團,必須從茫茫的草地上走出一條北上的紅軍路線來。”黃開湘說:“毛主席親自把首先過草地的重任交給我團,我們要堅決完成任務。”全團都感到任務無尚光榮,覺得眼前道路明亮無比,也覺得渾身是勁,充滿了信心!

8月21日清晨,紅四團肩負著黨中央和毛主席的期望,請了一名60多歲的藏族通司(少數民族地區將翻譯和向導稱為通司)帶路向草地進軍。紅四團一個連在草地上還與國民黨軍和藏族上層武裝騎兵在“分水嶺”邊打了一仗。8月25日,這天行軍特別快,因為通司說班佑快到了,但又遇上了大雨傾盆,河水猛漲,攔去了去路。黃開湘就用綁腿接成繩子,自己帶頭先下冰冷刺骨的河水,一個拉著一個過河。到第六天,終于在茫茫的草地上,踏開了一條北上抗日的通道。在草地整整度過困難重重的6天,紅四團200多位年輕戰士犧牲在這片草地上。

1935年9月14日,紅四團到達甘肅境內的白龍江的莫牙寺。15日黃昏,師部送來一封信:“軍團首長命令即速繼續北進,以第二師第四團為先頭團,向甘肅岷州前進,3日內奪取天險臘子口,并掃除前進中阻攔之敵人!”接到命令,黃開湘召開了團重要干部會議,作為行動準備,當即連夜行軍。許多戰士高興地說:“我們今天又當起先頭團了!”黃開湘和楊成武對奪取臘子口進行了周密部署,楊成武帶一支部隊正面佯攻,黃開湘果斷組織了一支迂回部隊,翻越天險占領高地,居高臨下,用手榴彈炸毀敵碉堡,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激戰,便全部占領了天險臘子口。這是長征途中少見的硬仗之一,也是出奇制勝的一仗,打出了紅四團的威風,也充分顯示了黃開湘的軍事指揮才能。事后,毛澤東風趣地說:“有斧頭將軍(指黃開湘)和白袍小將(指楊成武)為先鋒,就沒有過不了的火焰山。”

6 長眠在陜北的甘泉河畔

1935年11月6日的這一天清晨,陜北高原奇冷。剛到陜北的中央紅軍大部分官兵還身著單衣。在甘泉通往吳起鎮的官道上出現了一支馬隊,為首的兩人正是陜甘支隊第一縱隊第四大隊大隊長黃開湘和政委楊成武。到達陜甘后,部隊因人數減少而縮編,團改稱大隊。他們是去參加全軍干部會議的,為了避開敵人飛機轟炸,會議確定在清晨召開。所以黃團長和楊政委天不亮就從駐地出發。

25公里路跑完,兩人都出了一身汗。快到目的地時,黃開湘、楊成武同鄧小平不期而遇。鄧小平聽說前不久紅四團在青石嘴繳獲了不少布匹,提議他們關心一下宣傳隊的紅小鬼,給他們每個人做套衣服。他們爽快地答應了。

這次會議地址就選在吳起鎮內一個露天的曬麥場,周邊矮矮的土墻遮擋不住冷風侵襲。會議尚未開始,兩人找了個角落休息了一會兒,不知不覺便睡著了。直到會議突然響起了一陣掌聲,此時,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彭德懷等人走進了會場,會議正式開始。

毛澤東在會上作關于長征的總結報告,會后舉行了盛大會餐。楊成武感覺周身不適提前請假返回駐地,黃開湘參加會餐之后才回來,路上又淋了一場雨,在熱炕上睡了一宿之后發起了高燒,經醫生診斷,兩人都得了傷寒病,黃開湘厲害得多。于是,病情較重者被送到位于羅漢川的紅一縱隊醫院住院,楊成武則留在駐地。

黃開湘連續一個來月的40多度高燒使他神志不清。部隊醫院缺少治療的專用藥,只靠少許的酒精、蘇打水和云南白藥去治療百病。最終,黃開湘因積勞成疾,靜靜地長眠于甘泉羅漢川洛河畔。

相隔十幾里外的楊成武得到噩號,帶著參謀長及警衛員騎馬前去,也未能看到戰友最后一眼。楊成武帶病給黃開湘墓前立了木碑,上寫:“紅軍團長黃開湘之墓”。他的遺物是一塊手表和一支左輪手槍。這塊表后來給聶榮臻政委了,手槍也給左權參謀長了。最后,楊成武說:“黃開湘是長征途中的英雄,我們應該永遠地記住他。”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于2015年7月8日,向黃開湘頒發革命烈士證明書,內容:黃開湘同志在革命斗爭中壯烈犧牲,經批準為革命烈士。

四個兄弟英勇獻身

在第五次反“圍剿”失利后,蘇區失陷,國民黨軍隊在贛東北蘇區實行燒殺掠搶,許多村莊被燒成廢墟,大批蘇區干部和群眾慘遭殺害,僅漆工鎮被殺絕的家庭就有598戶。黃開湘的親屬自然未能幸免。

黃開湘的哥哥黃開米,他是紅軍的特派員,1930年,白軍對贛東北的紅軍進行圍剿,紅軍被圍在山上,黃開米擔任紅軍籌集糧食的任務。經常晚上悄悄下山,挨家挨戶籌集糧食。那時候,老百姓都很窮,連飯都吃不飽。但大家都知道,紅軍是為窮人打天下的,所以老百姓都想盡一切辦法為紅軍籌集糧食,支援紅軍。

有一天,黃開米下山籌集糧食,在回山的路上,經過白軍炮臺的時候,被白軍發現,幾個白軍攔住了他的去路,大聲喝道,你是干什么的?帶這么多糧食上山,是不是送給山上紅軍的,說完就搶奪糧食。黃開米為了保護不容易籌集來的糧食,就和幾個白軍搏斗。用牙狠狠地咬了一個白軍的手,最后因寡不敵眾,被白軍殘忍殺害。

黃開湘的弟弟黃開柜是紅軍衛生連的指導員,在反“圍剿”的戰場上,率領衛生員戰士,冒著槍林彈雨搶救傷員。那時候敵眾我寡,紅軍人數少,武器又差。黃開柜看著紅軍戰士在戰場上一個一個倒下。他對衛生連的戰友們說,我們就是死,也要把戰場上的傷員搶救回來。他率先沖上戰場搶救傷員,在搶救傷員的過程中,不幸犧牲。

黃開湘還有兩個弟弟,黃開龍和黃開會,都先后犧牲在戰場上。兄弟五人就犧牲四個,這對黃開湘母親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但是,她很堅強,她說:“我兒子是為窮人而死,他們死得光榮。”她為有五個當紅軍的兒子而感到驕傲和自豪。

黃開湘妻女的艱難歲月

邵愛福回憶,我外公黃開湘去中央蘇區,在出發之前,他留了張贛浙蘇區的銅元。這銅元,我外婆和媽媽再困難的時候都沒有舍得用。后來,我媽媽又把它交給我。媽媽交給我的時候,她對我說:“你一定要好好保管,這是外公留下唯一的一件遺物。”外公臨走的時候,他拉著***手說:“你一定好好聽奶奶的話,要自強自立,等革命勝利后,我會回來的。”從那以后,我外公就再也沒有回家。

我外公和紅軍走后,白軍就經常到村里來騷擾,搜查紅軍的家屬,我外婆和媽媽(當時只有7歲),還有很多的紅軍家屬,為躲避白軍的追殺,只好躲到了山上。在山上他們沒有糧食吃,只能吃野菜和生竹筍過日子。后來,連野菜、竹筍都吃完了,他們就吃草根,吃樹葉。

白軍還經常搜山。我媽媽說:“有一次,白軍搜山,有個小孩在哭,為了不讓白軍發現,為了讓更多的人不受牽連,小孩的父母就用一雙襪子堵住小孩的嘴巴,不讓他哭,最后,這個小孩被活活的憋死在母親的懷里,這個小孩只有四歲。”

白軍還經常上山砍樹,放火燒山,在山上紅軍家屬無處可躲。我外婆帶著我媽媽半夜偷偷下山。下山后又不敢回家,外婆只好帶著我媽媽到處討飯,以乞討為生。

后來,外婆年紀大,身體又有病,但又怕我媽媽會被活活餓死,只好把我媽送給別人做童養媳。她老人家一人獨自一路討飯,回到漆工老家,家里的房子也被白軍燒掉了,外婆在鄉親們的幫助下,搭了一個小茅屋來安身,每天靠討飯和一些好心人的接濟過日子。每次有人從外地回來,都要問他們,有沒有見到她家的黃開湘?我外婆還經常杵著拐杖,到村口去等,一等就是一整天。一直到我外婆因病去世,也沒有等到我外公回家。

我媽做童養媳的時候吃了很多苦。她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挑水、做飯、洗衣服,還要到地里干農活。在那些日子里,我媽就天天想,天天盼,盼著當紅軍的爸爸能早點回來。有時還躲在一邊偷偷流淚。

解放以后,日子好了起來。我媽回到漆工老家,打聽外公的消息,但都沒有結果。一直到80年代,楊成武將軍想到我外公還有一個女兒,他兩次派人到弋陽查找,最后一次找到我媽,他們給我媽媽照了相,還留下了楊成武將軍的詳細地址和電話號碼。他們對我媽說,你是英雄黃開湘的唯一后代,你有什么困難和要求,你就去找楊成武將軍。

當我媽知道我外公的英雄事跡后,她沒有向黨和政府提過任何要求,沒有給楊成武將軍打了過一個電話,依然過著艱苦的生活。一直到我媽去世后,我在整理她的遺物時,在箱子底下看到了楊成武將軍的詳細地址和電話號碼。

我媽在世的時候,經常給我們講方志敏和我外公的革命故事。講他們在革命的時候很艱苦、很樸素,他們連飯都吃不飽,還要帶著窮人鬧革命,我媽還經常教育我,要牢記外公的話,要自強自立。

我媽去世后,我們兄妹六人都是普通農民。我和妻子出外打工30多年,搬磚、挑水泥、清理下水道,臟的累的工作我們都做過。

我們身邊人經常問我們,你們為什么不去找楊成武將軍,不去找政府?我們對他們說,我外公是革命烈士,是人民的功臣。但是,我們有一雙手,會努力把日子過好。

每當有人問起外公的故事,我們從內心感到自豪,感到光榮。我要把外公的英雄故事,講述給身邊的每一個人,讓更多的人感受到先烈的精神,讓大家都知道,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我們不能忘本。要把紅色基因傳承好,要一代一代傳下去。


  • 上一篇:緣起318國道
  • 下一篇:有趣的老人

  • 本文地址: http://www.yh-xd.cn/html/wh/kcwh/71230.html
  •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