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
<cite id="79bz5"></cite>
<ins id="79bz5"></ins>
<cite id="79bz5"></cite>
<var id="79bz5"></var>
<var id="79bz5"><span id="79bz5"></span></var>
<var id="79bz5"></var>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有趣的老人

甘孜日報    2021年05月28日

◎米麗宏

伴隨袁隆平名字出現的,總是水稻、糧食、吃飯等等話題。在國人印象里,這個名字,甚至等同于“豐衣足食”的意思。

在老家湖南,在水稻研究中心,耄耋之年的他,總被人稱為“袁嗲嗲”,“爹爹、爺爺”的意思。

袁嗲嗲有個夢:“我夢見我種的水稻長得像高粱那么高,穗子像掃把那么長,顆粒像花生米那么大,我和我的朋友,就坐在稻穗下乘涼。”

一個理工男,把自己的夢想,描述得那么浪漫,充滿了詩情畫意;而生活中的袁隆平,的確有著一顆有趣的靈魂。

這老人身上有一股魔力,無論到哪,都能很快成為話題中心、逗樂的中心。不管熟悉的、陌生的,他從來不會讓你感到緊張。

他的業余愛好很多,游泳是最愛。雖至老年,還常忙里偷閑,攜老伴去游泳池舒展舒展身子。在游泳館里,他時而在岸上談笑風生、指點他人;時而躍入池中,游幾個來回,泳姿精爽,如蛟龍戲水。有幾個小伙子自恃泳技不凡,要與老人比速度。比蛙泳,小伙子們全輸了;又改比自由式,袁老樂呵呵地說:“那你們就更要輸了!”

他喜歡音樂,小提琴拉得不錯;早年,都市里長大的他,被分配到一個山窩窩里工作,三十多年歲月中,大凡皓月高懸或繁星閃爍的夜晚,他會深情地拉上一首《夢幻曲》《藍色的多瑙河》,或舒伯特的《小夜曲》……他對音樂家賀綠汀特別推崇,認為賀先生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人,不同風格的歌曲,都寫得非常到位,要么雄渾、剛健、激勵人心;要么曲折委婉、情意綿長、誘人抒懷。他喜歡《游擊隊之歌》,節奏明快;也喜歡《秋水伊人》的抒情歌性。

袁隆平對自己的“男低音”信心十足,偶爾還會秀一下踢踏舞。

他喜歡打排球,象棋下得也很好。麻將桌上能連續“戰斗”兩三個小時,輸了自覺鉆桌子。有記者想搶拍他鉆桌子的鏡頭,總是無法得手。他身手靈活,你還沒對好焦呢,他已經鉆過去了。

他愛玩冷幽默。有記者稱他為“偉大的科學家”,他正色道:“你是說我尾巴大吧?尾巴大一點也好,不會翹起來。”

他喜歡顯擺。在湖南省農科院數百號人中,他的游泳水平至今無人能敵,這點事兒被他逢人就說傳得盡人皆知。

他還自稱“資深帥哥”。關于他的帥,還有這樣一個段子流傳:第一天去上班,有同事見面后說他帥,他答曰:“還可以”;第二天,又有人說他帥,他心安理得接受了;第三天還有人說他帥,他已經習慣了;結果第四天沒人說他帥,他徑直去問同事:“難道我不帥嗎?”

袁隆平做客《魯豫有約》時,談及業余生活,主持人問:“我想考考您——您知道鞏俐嗎?”他一臉得意道:“我原來不知道鞏俐是誰,后來因為一起參加一個頒獎晚會才認識的。”接著,他又放低聲音說:“還有一句話,本來是講不得的,但很有意思。是網上說的:我是低調,鞏俐是低胸!”說罷,自己也像個孩子似的樂開了。

袁老始終有一顆童心,看到池塘里游動的小鴨子,他會欣喜地贊嘆鴨子的可愛漂亮和它們的生命力,嘴里一直嘟囔著“好漂亮好漂亮”,還會跟著鴨子一起叫“嘎嘎嘎嘎嘎”。

雜交水稻研究,使得袁隆平一生的絕大部分時間,都在稻田里度過。為了節省時間,下田時他從騎自行車轉而改騎摩托車,很快就喜歡上了這玩意的快捷與方便,玩摩托、飆車竟成為他一大樂趣。

和世界上很多偉大的夢想一樣,袁隆平的“禾下乘涼夢”,植根于一個苦難的現實。1960年那場饑荒,他親眼看到5個餓殍,有的是活活餓死的,有的是吃了觀音土不消化撐死的。“那樣的場景,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這也促使我不遺余力地研究雜交水稻。”

畢生只做一件事,如果換作別人,這樣的生活難免枯燥乏味。可是在袁隆平那里,生活總是充滿希望和歡笑。


  • 上一篇: 奪橋團長黃開湘的故事
  • 下一篇:古端硯

  • 本文地址: http://www.yh-xd.cn/html/wh/kcwh/71231.html
  •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