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
<cite id="79bz5"></cite>
<ins id="79bz5"></ins>
<cite id="79bz5"></cite>
<var id="79bz5"></var>
<var id="79bz5"><span id="79bz5"></span></var>
<var id="79bz5"></var>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香樟巷

甘孜日報    2021年05月28日

域外風物

◎章銅勝

從小區西面的側門出去,馬路對面有一條小巷,巷子約莫五、六十米長,三米來寬,兩邊是沿街的店鋪。我不喜歡逛街,平時很少從那兒走。從巷子里經過的時候,多半是清晨店鋪還未開門經營,或是在夜晚店家已經關門停業以后。此時,巷子里空無行人,路面也清掃得干干凈凈,也算是鬧市之中難得的清靜之處。鬧中取靜,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的吧。

這段時間,巷口路上的香樟樹開花了,一樹的香樟花,沿街歡歡喜喜地開著。白天時,覺不出怎樣的好,到了夜晚,拐進巷子里,才能注意到一股好聞的花香就在身邊,淡淡的,卻也是無法躲避的花香。起初,并沒有想到那是香樟的花香,在巷子里找了找,除了有人放在店門前的幾盆綠植外,實在找不到一株正在開花的植物。來到巷口,站在巷口的兩只石獅旁邊,感覺花香濃了些,一抬頭,便看見路燈光影里正在開花的香樟樹,大概是路上香樟樹的花香跑進了巷子里,趁著沒人的時候,在那兒溜達吧。

香樟樹開花時,如果不急于趕時間,經過那條巷子時,我會刻意走得慢一點,像是在踱步,有時也會走過去,再走回來。巷子里的花香似乎要淡一些,但好像離我更近一些,像是浮在鼻翼的兩側,我走著,香樟樹的花香好像也在跟著我走一樣。站在路邊的香樟樹下時,花香像是從樹上落下來般,如花香雨,絲絲縷縷地落在頭發上、臉上、肩上,落了滿身。不知道在一棵開花的香樟樹下站久些,自己會不會也是一身花香。

香樟花開的時候,經過那條巷子的次數明顯多了起來,可我發現巷子還沒有自己的名字,這多少是件讓人覺得遺憾的事情。細一想,沒有名字也好,如果讓我來給它命名的話,不如就叫它“香樟巷”吧。如此想來,心里便開心了些,不管別人怎樣稱呼它,這條小巷是屬于我的,是我的“香樟巷”。

我一直是喜歡香樟樹的。以前讀廢名的文章,看到他寫家鄉山上的大香樟樹時,就特別神往。后來,他家祖墳山上的那棵大香樟樹被人砍伐了,他覺得痛心,心里對砍伐者是痛恨的。我雖然不會恨砍伐都,但對一棵大香樟樹的被毀還是有些遺憾。我在家鄉沒有見過古老而高大的香樟樹,家鄉栽植香樟樹的歷史不算太長,大概是從城市建設加快以后的事情,也不過二三十年的時間。十年可以樹木,卻難以長出那樣老的一棵香樟樹來。有古樹的地方,便是有風景和故事的地方,那是活的歷史和可見的傳承。我喜歡皖南的徽州,除了徽州的文化和建筑之外,隨處可見的古樹名木,可能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吧。

第一次喜歡上香樟的味道,可能是在暮春的某個黃昏。其時,香樟葉子落了,環衛工人將落葉掃攏,曬干后,就在離路不遠的湖邊點燃了。我下班回家,正經過那兒,香樟樹葉燃燒時發出的藍藍的煙彌漫開來,有一股好聞的香味。平時,我是不太討厭野燒的草香的,這可能和我長期在鄉村生活有關。秋天鄉村的田野里,會燒一些野草的草皮,做為灰肥,那是種午季作物,如油菜之類最好的肥料。在香樟樹葉燃燒的香味里,還有香樟樹開花時的花香。一種是干爽的煙香,一種是有些濕潤的花香,兩種源于同一種植物的香味融合在一起,那樣的奇妙,我總覺得那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此后,便留意香樟的香味了。

一種氣味一旦在人的意識中留存下來,就會分外留意,也分外敏感起來。香樟樹的香味,對于我來說,便是這樣的一種味道,它常被發現,也常會作為一種用來比較其它味道的參照,比如說某某花,比香樟花要濃一些、沖一點、淡一些,如此種種。這種比較沒有什么意義,卻有許多樂趣,也會形成一些自己喜歡的表達方式,雖然不一定會被多數人所接受,可我愿意沉浸在自己對一些植物味道的判斷中,形成自己的一種評判方式。這是香樟的味道所形成的一條記憶的巷道,是我的另一個“香樟小巷”,它是一己的,也是可以與人分享的一種體驗。



  • 上一篇:野山菌
  • 下一篇:初夏

  • 本文地址: http://www.yh-xd.cn/html/wh/kcwh/71234.html
  •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