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
<cite id="79bz5"></cite>
<ins id="79bz5"></ins>
<cite id="79bz5"></cite>
<var id="79bz5"></var>
<var id="79bz5"><span id="79bz5"></span></var>
<var id="79bz5"></var>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拉日馬

甘孜日報    2021年05月14日

◎劉忠俊

拉日馬,藏語“天堂”之意,翻過海拔4000米的埡口后,便是一片森林和牧場交匯的淺谷。我們的越野車在未硬化的路上飛馳而過,春夏之交的黃灰草原,搭配著墨綠色的森林,色調沉穩得莊嚴肅穆。午后三點,進入拉日馬鎮,這是一個石板做屋頂的偏遠鄉鎮。鎮上的路裸露著泥土,微風起,整個鎮子塵土飛揚,給房屋和人都蒙上一層黃灰的調子,從歷史中走出來一樣。

我們的車停在鎮政府的院子里,鎮里的干部都下村去了,留著一座空蕩蕩的辦公樓。向導森巴是個聰明能干的小伙子,他帶我們入住了鎮政府旁邊的旅館。經過堆滿柴垛的門廊,順著木樓梯拾階而上來到二樓。歪歪扭扭的柱頭上手工畫著一些藏式圖案,傾斜不平的地板,一走就吱吱呀呀地叫喚,好像在說:“輕一點,輕一點”。房間沒有鎖,老板說,這里從沒人偷東西。推門進去,放下東西環顧四周:一個鐵焊的洗臉架、一個塑料水桶和水瓢、一個低矮的電視柜上卻沒有電視,還有一張床,里間也有一張床。老師睡里間,我睡外間。我往床上一躺,床居然也是傾斜的,估計今晚側著睡覺的話得費勁掌握好平衡。除了有些新鮮的藏飾,整個旅館那種懷舊的、安靜的感覺像是懷斯的水彩畫,也像極了詩意盎然的八十年代。

我們走上街頭,去尋找牛場娃,請他們做寫生的模特。路邊,有一群人圍坐在一起做“擦擦”,有的在捶打泥土,有的在搬運工具,他們的神情充滿歡愉。他們皮膚黝黑、笑容燦爛,姿態生動。一個身姿窈窕的中年婦女揭開泥土上的布幔,橫向揮鋤挖下一團濕泥,然后托起這團濕泥轉身走過高低不平的地面時,她步伐輕盈,舉手投足間頗有風韻。看到我們時,她用微笑親熱地與我們打著招呼。而另外一位身材肥碩的大叔,坐在地上,雙手反復捶打著泥土,他的皮膚上也沾著黃土,散亂的發辮透著野性。抬頭看見我在拍照,他大方一笑,那燦爛像拉日馬的天空一樣明朗。這群人的勞作場景充滿了古樸的美感,令我情不自禁地按了許多快門。

森巴帶來一位叫多吉頓珠的中年人,午后,我們便在旅館二樓的走廊上開始了今天的人像寫生。畫著畫著,便引來了一些圍觀者。有兩個姑娘在旁邊嘰嘰喳喳地說:“畫我,好嗎?畫我,好嗎?”我瞥見其中一個姑娘長得真美,古銅色的皮膚,深黑的眼睛,優雅的鼻梁,五官比例恰到好處,結構立體,棱角分明,真是一個美麗大方的高原女孩!她說:你們明天來然溪吧,我們然溪那有很多康巴漢子。我問她然溪在哪里?她說,離拉日馬還有一兩個小時車程。說完她們就下樓離開了,我站在二樓大聲問她,你叫什么名字?她說,我叫丹真卓瑪。

下午,我們三人在塵土飛揚的街道上找到一家蒲江女人開的餐館,這是鎮上唯一的中餐館,餐館里只有一張桌子,吃什么都得預定。我一邊在蠟燭的光暈中吃著極具鄉土風情的晚餐,一邊給吳老展示手機上丹真卓瑪的照片。一個服務員在旁邊偷瞄,她忍不住說:“拍得好漂亮啊,這是然溪村的丹真卓瑪!”我們正納悶她怎么知道?她說,“她叫卓瑪央金,是我的表妹。”

天一黑,鎮上依舊沒電,沒手機信號。習慣了現代文明生活的人,一旦停電停網就感覺時光就停滯了,回到“交通基本靠走、通訊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的八十年代。這讓我很興奮,回想起童年時候也是在這樣沉沉的暮色里,鳥歸巢、人落屋。一家人會依偎在火堆旁吃飯、擺談。我很享受這種穿越時光的感覺,便和森巴在街道上漫無目的閑逛。

吳老憂心晚上降溫睡不好,著急回旅社找老板加被子。老板卻丟下一個個鎖不了門的房間,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整個拉日馬漸漸隱沒于群青暮色里。牛場娃們抖落肩上的塵土、裹緊松散的藏袍,一搖一擺地走進了夜色,走進了各自木質石頂的家。經過一家商鋪時,我看見一位戴眼鏡的男子在燭光下,慢條斯理地吃一碗面,宛如拉圖爾的油畫。

回到旅社,森巴送來了一支蠟燭,蠟燭很粗,童年的蠟燭就是這般樣子。記得小時候,父母告訴我這叫“魚燭”,大概古代的蠟燭是用魚油做的吧?我還記得,阿媽教我在劃燃火柴時如何鼓空小小的手心,在嗆人的火藥味里小心翼翼護著這把火炬,莊嚴地點燃蠟燭。待蠟燭化油后,滴上幾滴燭油在桌上,然后將蠟燭粘牢在上面。房屋里是一片黑暗宇宙,蠟炬如同一個小小的太陽,家人們就是幾大行星,一家人在屋里休憩,就像是太陽系在宇宙中的運轉。我喜歡凝視這小小的恒星,感受它的光明和溫暖,在它的照耀下寫著少年時代的作業。抬頭就能看見燭光輝映下阿爸的殷切目光,他說:“好好讀書,長大才能走出大山去。”阿媽抿一下針尖,用頂針將針費力刺進厚厚的鞋墊,然后慈愛地看著我,燭光所照耀之處遍是溫馨。

此刻,天黑盡,且寒冷缺氧。吳老在旁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刷牙,我在床邊用蘋果電腦記下這一天中美好的神飛遐思。

窗外滿天星斗,照不亮回家的路,但忽閃忽閃都是童年的夢。


  • 上一篇:古典詩詞
  • 下一篇:詠蘭

  • 本文地址: http://www.yh-xd.cn/html/wh/xkbrw/70965.html
  •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