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var id="79bz5"></var>
<cite id="79bz5"></cite>
<cite id="79bz5"></cite>
<ins id="79bz5"></ins>
<cite id="79bz5"></cite>
<var id="79bz5"></var>
<var id="79bz5"><span id="79bz5"></span></var>
<var id="79bz5"></var>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詠蘭

甘孜日報    2021年05月14日

◎南澤仁

前些天,她走到我身后輕喚我,接著遞來幾本《康巴在哪里》,那是一本她通過行走、閱讀、探索結集成冊的文字。她說:“一本送你,余下幾本請幫忙轉交他人吧。”我早該從那寫在扉頁上的贈言讀出,這是他們與我的一次莊重道別。

很快,她便在博客里發出了敬告:本人及本人先生,因身體原因,已暫居瀘定山村,由此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

瀘定山村氣候溫和,適宜老師休養生息,心有安慰。后來的日子,見她在博文里陸續分享了她與老師在鄉間的生活紀實:“我們沿著鄉村路,回家。月光透過高高的柿子樹,斑斑駁駁地灑下。女兒挽著婆婆的手臂,兩人在前面走著。我和先生在后面走著。我又一次,感受到情與愛。”“先生說,我明白了,在城市里為什么不能看雨。因為,雨是需要有襯托的。需要天空,需要樹木,需要莊稼的襯托。城市里的高樓大廈,割斷了天空,沒有了美感,也沒有了靈性。”相比她之前在博文里發表的富有哲學理論的文字,我更喜愛這貼近生活的敘事方式。由此,她和老師真正具有意義的生活可能才剛剛開始,他們可以靜心寫文了。

我在她的博客里留言,我在這小城里,需要勞動我的事情,敬請吩咐。兩個月后,她打來電話說,此刻在報社家中,已用了幾天時間整理完老師的藏書,分類打包,準備運回瀘定山村。若空,今早請來幫忙整理余下的部分。我欣然答應了,能接近老師的書櫥是我向往已久的事情。

熹微晨光中,我走進報社院壩,輕叩那掩藏在六棵楊樹后老師的屋門,她手拿著一捆塑料紅繩開門來迎,笑容背后堆壘了高高低低的書籍。幾組裝潢在墻壁里的書櫥像被掏空的時光,老師身著紅衣馬褲的相框醒目地斜靠在書櫥前,他蹲身在一塊青草地上,雙手自然垂放膝上,面容明朗,目光克制而深遠。整個屋子的氣氛亦是如此。此前,曾帶文友爾他來過這屋中拜訪老師,老師端了茶水與爾他的白酒相對擺談,爾他語言緩慢,從畢摩身世說到了走到哪里就把故鄉帶到哪里的話語,老師聽得眼光晶瑩。我等了一夜,那顆淚滴終是沒有落下。那夜的月色,就像爾他杯中的白酒那樣清澈,是火融合了水。后來,爾他追悔,不該在老師面前提及自己走遍了伍須海邊的所有森林。意外發現,從大杜鵑林中能看到海子中央有一處如龍戲水般的漩渦,陰云天氣就會顯現,天晴時,海面又會恢復平靜。自己用炭木在林中的木屋上寫下“爾他”兩個字作為此處觀景點的名字,有一天,不再漂泊了就轉來歇息。老師看著爾他溫和地笑了,沒有說話。老師怎么會在此處說話呢?爾他的酒勁還在呢,就意識到了這點。我們總是這么小心翼翼地打探著老師的心地。

她把紅繩和一把剪子遞給我說:“這些散放的書,薄本的五六本一捆,稍厚的二三本一捆,精裝版的厚實就不用去捆了。捆好后單獨放置一邊,會有工人來裝箱。”說完,她拿出一個小方凳放置書叢中容我落座,便又轉身繼續從其他屋中取出書來分類堆放。《奧德修記》《源氏物語》《罪與罰》《大地》……我拿起書本放在膝上整理,書皮潔凈柔軟,隨手翻開紙頁如綢緞般貼切。繼續翻閱,有段落被標注過的痕跡,空白處記著幾行筆記,留著老師閱讀時的情緒,窗外的天氣,還有如歌的思想。捆好書本,就去打上一個結,剪下剩余的紅繩,又去捆余下的書,這細致而恭敬的態度,像在對待著一個個魂,待老師打開結的時候又將它們一一釋放。

與老師在報社共事了兩三個春秋,對于一個熱愛寫字的人來說,這是一件極其珍貴的事情。只是我生性孤僻,從來沒有走向老師,向他敘說寫作中經歷的困惑和欣喜。老師是從我投去副刊的稿子里開始了解我和我對生命的態度:“我如此追憶,想要找回,愿用所有的時光倒退。”“宿在路邊樹叢里的蟬子,聽到樹下的笑,以為是一束光。”于是,老師讓我認識了蕭紅的《呼蘭河傳》,在那方繁華又安寧的后花園里,我遇見了另一個孤獨、敏感而又倔強的我,那是一場對生命的重返。讀完《生死場》《小城三月》《八月天》《馬伯樂》,內心與其越軌的筆致一起經受了生死錘煉,我是那樣遺憾,整個人仿佛被擱淺在了一處荒涼的草灘,當空有明亮和溫暖觀照,蕭紅的世界就顯現了。后來,老師不時在一張白紙上開出一些書單,讓我去購買來閱讀。閱讀的過程,像在熬一罐草藥,而我是一個久病的人。

捆好所有的書籍,陽光從折多河上空照滿了整個屋子。她捧著一本泛黃的線裝書站在陽光里說:“此后,我和老師就退居到鄉間去寫文了,難得再相見,你從這屋中選一樣喜歡的物件留個念想吧,它們與老師朝夕相處,已沾染了老師的習性和溫度。”我想說,就選這滿屋子的陽光吧,讓我更接近明亮和溫暖。陽光里,我們會心一笑,她把那本線裝書捧給我,我打開書,扉頁上落著幾行字跡:手培蘭蕊兩三栽,日暖風和次第開。坐久不知香在室,推窗時有蝶飛來。


  • 上一篇:拉日馬
  • 下一篇:民間詩歌

  • 本文地址: http://www.yh-xd.cn/html/wh/xkbrw/70966.html
  •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在线看